> 新闻 > 镇街新闻 > 九江 > 正文

鹭鸟归巢记

2015-01-06 11:08:35 珠江时报

核心提示:九江璜矶鹭鸟曾经历三次“举家搬迁”,如今鹭鸟重返,如何利用和开发这个独特的自然资源?

    昨日傍晚时分,鹭鸟归巢了。成群结队的白鹭时而排成人字形,时而排成一字形,最后停在竹梢上,有的环绕树枝与伙伴嬉戏,竹林里响起阵阵沙沙声。
    这种祥和温馨的景象近日再次出现在九江镇璜矶社区,这个曾被称为“鹭鸟天堂”的地方。“时隔多年后,鹭鸟终于‘返乡’了。”已拍摄“鹭鸟天堂”多年的摄影爱好者梁平,今年再一次拍到鹭鸟的倩影。
\
璜矶鹭影。市民记者多多 摄
    鹭鸟天堂
    自开村栽种竹林以来,两村村民已与鹭鸟和谐相伴了150余年,九江“鹭鸟天堂”里最多时生活了6万多只鹭鸟。
    璜矶社区的“鹭鸟天堂”位于社区内的学堂、风水二村。150多年前,数以万计的鹭鸟在两村交界处的百亩竹林里繁衍生息。但自2005年以来,在非法捕猎、工业污染等多重夹击下,鹭鸟一度销声匿迹。近年来,政府部门通过严防偷猎、修整竹林等多种举措改善了鹭鸟生存环境。今年九江终于迎来上万只鹭鸟“集体返乡”。
    傍晚时分,鹭鸟归巢了。成群结队的白鹭自西南方归来,在夕阳余晖里,与田埂上的农人以及池塘里跃出水面的肥鱼组成绝美的田园景观,煞是迷人。
    凭借着百亩竹林和鱼塘相间的独特生态环境,九江“鹭鸟天堂”里最多时生活了6万多只鹭鸟。自开村栽种竹林以来,两村村民已与鹭鸟和谐相伴了150余年,“鹭鸟天堂”的名号,一度成为九江乃至佛山的别名。1985年,当时的南海市政府将璜矶鹭巢方圆3公里的范围列为自然保护区;1987年,又将其列为南海新八景之一,名曰:璜矶鹭影。
    走近“鹭鸟天堂”,村里的老人回忆小时候的场景:调皮的孩子站在桥上用力拍着手掌,掌声惊起竹林里栖息的鹭鸟,一时间,群鹭飞起,竹林婆娑作响。
    鹭鸟是孩子的“玩伴”,也是村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伴侣。每天早晨,成群的鹭鸟就飞往西江畔和远方的万亩鱼塘觅食。傍晚,村民收起工具动身归家时,鸟儿结伴归巢,喂饱了嗷嗷待哺的雏鸟后,便站立竹林枝头休憩。
\
■万鹭齐飞。市民记者 关勇文 摄
    三次﹃搬迁﹄
    最大的危机始于上世纪90年代。这也是鹭鸟第三次搬迁。偷猎、污染、鱼塘变工厂都让鹭鸟慢慢减少。
    然而,现在这样的恬静来之不易。在学堂村村长潘添明的记忆里,璜矶的鹭鸟曾进行过三次“举家搬迁”。
    第一次在抗日战争期间,日本人占领了九江,“听老人们说,当时日本人一把火把竹林给烧了,鹭鸟四处逃生;直到抗战结束,日本人走后,村民们重新将竹林扶植起来,鹭鸟才渐渐回归。”
    第二次发生在上世纪60年代,村里的竹林被大量砍伐,鹭鸟不得不另找安身之所。“大跃进后的一段饥荒时期,村民去竹林里找鸟蛋吃,就算是这样,村民也有意识不把鸟蛋拿光,每个巢总会剩下两个。”
    最大的危机始于上世纪90年代。这也是鹭鸟第三次搬迁。“偷猎、污染、鱼塘变工厂都让鹭鸟慢慢减少。”潘添明说。
    在计划经济时期,竹林属两村的“公种地”,村里的“生产队”定期修剪竹林枯枝,但到了上世纪90年代,竹林被“承包”出去。按照约定,承包者可以捕猎一些幼鸟出售作为护鸟经费。2005年前后,为了让更多的鹭鸟得到保护,政府部门终止了私人承包。没有了承包者的日夜守候,偷猎者开始随意出入鹤巢大肆捕鸟。
    “偷猎的人经常在晚上过来,用鸟枪射死鹭鸟后就拿到酒楼贩卖,有时白天都能听到枪声。”村里主管治安的潘锦辉说,一只成年鹭鸟死亡后往往会饿死几只幼崽,致使鹭鸟生存繁殖受到巨大影响。
    另一迫使鹭鸟“背井离乡”的原因则是工业的发展。上世纪90年代以来,九江不少农田鱼塘变成厂房,“鹭鸟天堂”西北方向的工业园快速发展,空气与水源污染加重。1997年,竹林大面积枯死,上万鹭鸟不得不飞离。从此,璜矶的鹭鸟数量急剧下降,最少的一年只有不到300只。
\
鹭鸟归林。市民记者饶国兴 摄
    唤鸟回巢
    除了定期组织人员对竹林进行修整、清理枯枝杂草和垃圾外,风水、学堂两村村民成立了巡逻队。
    “这里没有鹭鸟,叫什么鹭鸟天堂?”每每经过竹林,潘添明总会听到游客这样的抱怨,“如果鹭鸟在我们这一代人的管理下彻底消失了,那我们就愧对先人和后人。”在村民看来,鹭鸟是大自然的馈赠,他们不能就这么放弃。
    2010年,学堂村村长潘添明带头重建鹭鸟家园。除了定期组织人员对竹林进行修整,清理枯枝杂草和垃圾外,还组织风水、学堂两村村民成立了巡逻队。
    巡逻队有个响亮的名字,叫“护鸟队”,也表达了村民最简单的心声:保护鹭鸟。护鸟队不定期在“鹭鸟天堂”周边巡逻,一旦发现偷猎行为,就报警联合公安机关追踪。
    和所有村民一样,潘添明和潘锦辉都对偷猎者深恶痛绝。“他们为了一点钱要毁了我们100多年的和谐环境。即使是村里行动不便的老人,看到有人偷猎,也会制止。”潘添明说,“璜矶是我们的家,也是鹭鸟的家。”
    鹭鸟的离去让当地村民怅然若失,也引起了当地政府的注意。为了“唤回”鹭鸟,从2013年开始,南海区政府每年补偿30万元给村里,又追加20万元经费用于竹林扶植和鹭鸟保护。另外,九江镇和璜矶社区也共同出资10万元用于“鹭鸟天堂”的巡护工作。
    “鸟也是有灵性的,也恋家,你看今年竹林的环境稍微好转,它们就又都回来了。”几经别离,学堂、风水两村村民更加珍惜鹭鸟的回归,潘添明望着枝头嬉戏的鸟群感慨道。
    何去何从
    尽管政府大力宣传推介“鹭鸟天堂”项目,还是没有找到投资者,“鹭鸟天堂”项目夭折。
    潘锦辉介绍,其实早在2000年,九江镇政府就意识到“鹭鸟天堂”是一个优质的旅游资源。当时,政府还邀请了广东省旅游发展研究中心编写了“鹭鸟天堂”旅游区的总体规划,欲将其打造成一个鸟语花香的自然旅游区,后因未找到合适的投资者而不了了之。
    现在,在璜矶村口还摆放着当年“鹭鸟天堂——璜矶鹤巢”的介绍牌,在它身后是当年“天堂”的“遗址”。“每当晨曦,白鹭成群离巢或远游觅食,灰鹭、草鹭则结对归林;每当傍晚,则为白鹭归巢而灰鹭、草鹭出游觅食。此时,鹭鸟们上下齐飞,百鸟齐鸣,与霞光相映,情景甚为壮观……”介绍牌上描绘了当时百鸟归林的盛况,可顺着牌子望过去,却是一片破旧的建筑,没有屋顶,没有墙壁,只剩几根柱子。
    但当时的璜矶村“实在是太穷了”,没有资金来开发旅游项目,但也不想白白浪费这样独特的自然资源。于是,2005年政府把“鹭鸟天堂”项目推向市场,希望能够觅得投资者,投资总额在4000万元左右,让投资者出资且自主经营。然而,尽管政府大力宣传推介,还是没有找到投资者,“鹭鸟天堂”项目夭折。
    经历过人与鸟的“分分合合”,璜矶社区居民们对于鹭鸟的保护已经不是出于功利的目的了,“鹭鸟已经成为我们家园的一部分了,我们也在为保护我们之间共有的家园而努力。”潘锦辉说,目前社区计划筹资,对“鹭鸟天堂”的水质和外围进行改良。除了定期清理垃圾外,他们还计划培育荷花池和围栏。为了便利游客,他们将对入村公路进行修整,并在村里配套新建一所星级公厕。只是,目前仍有几十万元的资金缺口。
\
■九江璜矶百足桥是摄影师拍摄鹭鸟的最佳地点。市民记者 冯洁仪 摄
    记者手记:
    鹭鸟再次归巢 缘于村民自觉
    傍晚时分,穿过一片波光粼粼的鱼塘,在一处名为“璜矶鹤巢”牌坊后,几对鹭鸟从天空掠过,飞向鱼塘边的竹林,这样优美的自然风光不必远足寻找,就在九江璜矶。
    从竹子开花到偷猎,再到工业污染,鹭鸟逐渐远走他乡;当竹林再次生机盎然,偷猎者被严厉打击,空气质量逐渐改善,鹭鸟也重回故里,万事皆有因果。
    有什么样的因,就有什么样的果。介绍牌上,20年前的“鹭鸟天堂”景象在让人浮想联翩,该是怎样的山清水秀才能得到万千白鹭的青睐?其实很简单,没有猎杀,没有污染,自然的才是最珍贵的。
    如今,璜矶社区居民的付出得到了回报。万鸟齐飞的景象再次出现在“鹭鸟天堂”,除了环保工作者的努力,更重要的是璜矶社区村民的自觉:“鹭鸟已经成为我们家园的一部分,我们是在为保护我们和鹭鸟之间共有的家园而努力。”
    策划/珠江时报记者 刘永亮
    文/珠江时报记者 邹秋燕 见习记者 倪玉洁
分享到:
关注我们:
南海镇街 | 桂城 | 罗村 | 狮山 | 大沥 | 西樵 | 九江 | 里水 | 丹灶
粤ICP备09069970号-1 | Copyright 2012 Nanhai360.com ©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