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 > 镇街新闻 > 里水 > 正文

里水股权确权章程表决即将完成

2015-12-22 09:30:39 珠江时报

核心提示:解决历史遗留问题群体,留住城市化发展红利

\
■今年9月上旬,里水镇集体经济组织股权(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登记颁证工作动员大会召开。
\
 ■里水宏岗村集体经济组织股权确权登记颁证工作动员大会现场。
\
 ■里水宏岗沥口沥南村进行股权确权的章程表决。
\
■村居股东村居股东、党员代表开会讨论股权确权工作党员代表开会讨论股权确权工作

  99.5%,这是里水镇截至目前为止集体经济组织表决通过股权确权新章程的完成率。全镇196个经济组织里195个已经通过章程表决,里水镇的集体经济组织股权确权登记颁证工作最重要的关口即将闯过。
    城市化提速,使比邻广州的里水既能够享受发展红利,也受到了新的冲击,而理顺集体经济组织股权关系是里水镇多年以来一直进行的尝试,也是近年来里水镇的重点项目。
    此次股权确权,里水镇希望毕其功于一役,借助“正反案例”鼓励全镇村居开展确权,根据镇域实际分片推进,大小座谈会研讨会保证确权热度不减,并以“两个十五”指导设置购股价格。一系列举措,推动股权确权登记颁证工作顺利推进。
    正反经验谈
    以身边案例作宣传
    2010年,位于金沙洲、与广州白云区隔江相望的里水草场社区白塔经济社工业区的旧厂房申请进行三旧改造。该地块于2013年12月顺利完成竞投消息传来,白塔经济社社员一片欢呼,一大笔征地补偿款足以让社员过个肥年。
    但随后公布的补偿金额却让人大吃一惊。原来,由于草场社区此前并无进行确权,新加入的人按照股权到人的要求都能获得征地补偿款,分征地补偿款的人数从原来500多人一下子增加到600多人,导致人均分征地补偿款就从80万元减少到60万元。
    草场社区经联社社长周剑峰认为,不断增加的农业户口对集体经济的收入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同时,人口的快速增长也意味着更大的社会管理压力和更多的公共服务投入。
    与草场社区白塔经济社相对的是早早完成股权确权的沙涌社区。早在2005年,沙涌就进行了股权固化到人。去年7月,沙涌将固化到人调整至“确权到户”,轻松地完成了股权确权的工作,社区的工作重点也能从处理股权矛盾纠纷转移到社区发展上。
    “一正一反”两个例子成为了里水镇推进股权确权的宣传利器。
    在里水镇股权确权动员大会上,上述的这一组典型例子被拿来说明何以确权工作迫在眉睫。“如果不进行股权确权,越是发展快的地方,面对巨额的发展红利,就越多人想以各种形式进来分一杯羹,由此引发的矛盾也就多了。”里水镇党委副书记郑志添说。
    “农村有这样的历史习惯,只要是成员就会有股。这次购股的人都有分过责任田,就算后来迁户口出去了,他的田也是由其家人来负责。”流潮社区水口经济社一队队长陈仕辉所言,经过宣传发动,村干部和村民都能够理解这次确权的个中道理。
    做通村干部思想后,里水镇还通过这些社委骨干向村民进行开会、入户的宣传,让群众从以往的“生增死减,周期调整”的惯性思维向“确权到户、户内共享、社内流转、长久不变”的原则扭转过来。
    确权推进
    “分片推进,保温加温”
    南海统一启动股权确权工作后,里水镇便层层开展股权确权工作培训班,召集了各村、社区党组织书记、挂钩各村、社区的政府部门负责人、各经联社、经济社负责人以及各村居两委干部、党员代表、股东代表进行了培训讲解。
    郑志添介绍,此次里水指导确权工作要求做到“五个确保”:确保对村居指导到位,确保解决历史遗留问题,确保章程表决10月底前完成,确保依法依规,确保农村和谐稳定。
    “改革初期,村居普遍存在各种畏首畏尾、被动观望的情况。”郑志添说,村干部担心一方面历史遗留问题群体购股难以通过章程表决,另一方面如果购股价过高则不能妥善解决问题。
    其时,不少村居不愿意当首先吃螃蟹者,为此,里水根据“分红相近,风俗相似,群众相识”的特点将全镇33个村居拆解成里水东片、里水西片、和顺南片、和顺北片四个片区推进工作。
    为了确权工作能“保温加温”,里水镇每日汇总各村居确权情况,每周召开确权例会研讨问题,持续向村干部召开座谈会“逐片攻破”,解释政策,研讨问题解决办法。
    而章程则是这些会议的重点内容。郑志添表示,各村居根据里水镇出台的《章程样本》制定表决章程,统一了12月15日24时这一确权的最后时点,并一次性配置(购买)满股,同时落实符合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条件个人的权益,包括历史遗留问题群体的权益。
    开放包容
    “两个十五”解决历史遗留问题群体
    实际上,里水镇曾在2014年开展了股权确权工作,彼时全镇33个村居有25个村居通过新制定的股权章程,完成了确权到户的工作,但未对退伍军人、因上大学迁户等历史政策遗留问题群体的股权诉求作出处理。
    郑志添认为,这些历史遗留问题群体,不少人曾分过责任田,为本村做出过贡献,只是后来户口迁出了,这次确权工作应当要保障这部分人的权益。
    为此,里水镇今年确权工作的重点便是在承认此前通过的章程基础上,明确南海区提出的“十六字方针”,提倡包容精神,将历史遗留问题群体的股权诉求解决办法充实到新章程当中,再作重新表决。
    对于购股者和老股东而言,最关键的一点就是出资购股的价格。
    对此,里水镇向各村(居)集体经济组织给出的指导意见是“两个十五,稳控股价”。即分红较低的村(居)集体经济组织购股价不超过15万元,分红较高的村(居)集体经济组织购股价不超过近三年人均分红15倍。
    “这样保证出资购股者能在10年左右回本,购股价格商定后,一方面减轻村社两级干部的心理压力,另一方面也保证全镇集体经济组织的出资购股价格在合理区间以内。”郑志添介绍。
    最终里水集体经济组织的出资购股价格最低为0.1万元,最高为25万元,而全镇的平均购股价格控制在16.79万元,达到预期目标。截至12月14日,全镇合乎资格的历史遗留问题群体有2700多人,其中1088人已经提交购股申请。
    案例解读
    “花海流潮”展望新发展
    以“流潮花海”著名的里水镇流潮社区在此次的股权确权是积极推进的村居之一。里水镇流潮社区党委书记林伟锦介绍,流潮社区五个经济社在今年10月以平均97.8%的高通过率完成了新章程表决。而这次确权有意向购股的有200人,最终以全社区统一15万元的购股价,实际购股人数为150人。
    面对历史遗留问题群体诉求与原股东之间的利益平衡,林伟锦的办法是联合各经济社社长等村社干部,统一认识,再向村民作讲解。
    在五个经济社中,年分红达8000-9000元的水口经济社此次更是以100%表决通过新章程,社内50多人申请出资购股。水口经济社四队队长叶顺勋说,为了做通村民工作,水口社内的每户村民都被走访过,最后在10月9日开会通过章程补充条款。
    而根据流潮社区干部陈家绍的说法,流潮一直都对出资购股者持开放的态度。“我们十多年前就解决了外嫁女的股权问题,现在甚至连外嫁孙也有股权。而且个个家族里几乎都有这些群体,抬头不见低头见,大家的利益是一致的。”
    如今,流潮社区完成了章程表决,距离确权工作完成只差部分购股者办理户口迁回和正式出资购股。
    拥有千亩农保田的流潮社区,此次重新将百多名历史遗留问题群体纳入到股东成员行列,意味着对社区的经济发展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而解决股权纠纷后,林伟锦表示,接下来要把精力和目光放到今后的发展中。“现在流潮花海只有一个花期,我们打算以后能做到季季有花,而且是不同品种的花。”他希望将“流潮花海”这个现代生态农业的品牌擦亮,让作为农保区的土地价值能释放出来,这样才能回应新老股东分享社区发展红利的需求。
    回迁购股解“身份之惑”
    “早上行政服务中心的户籍窗排满人,都是在办理迁户口手续。”12月14日上午,距离里水镇股权确权户籍迁回的截止时间还有一天,里水流潮社区水口经济社的村民莫纯康在社区行政服务中心忙了一整个上午,要赶着截止日期前完成“临门一脚”。
    “办理迁户口最大的麻烦是要证明自己的祖辈在这里并且有房产,这花了我不少时间。”作为土生土长的流潮人,莫纯康在读大学之前也曾在本村分得七八分地。而他在广州读大专毕业后,把户口迁到了广州的工作单位,企业转制被迫下岗后,他在2007年回到流潮,“当时回迁时只能是城镇户口,没有股东资格,不能拿分红。”以城镇户口的身份回到流潮的莫纯康,和妻子开了一间小卖部维持生计。
    这事情不仅成为了莫纯康的心结,也引起自己儿子的身份困惑。“有时他会觉得自己跟其他同学不一样,比如分红、交通补贴、医疗补贴自己都没有,心里面都会想过这些问题。”
    当莫纯康获悉里水镇股权确权启动后,像他这样的群体可以出资购股时,起初也是抱有些许担心。“多多少少会听到有人说自己回来争股份。”不过,正如流潮社区的退休老干部陈家绍所说的“抬头不见低头见”,水口经济社的村民还是对如莫纯康一样的群体持着开放态度。今年10月初,流潮便完成了股权新章程的表决,包括像莫纯康这样因读大学迁户在内的各种历史遗留问题群体被重新接纳进来。
    最终莫纯康决定办理迁户手续,并申请购买股权。
    “我和儿子会出资购股。”由于水口经济社表决通过了15万元的购股价,这意味着莫纯康这次一共要拿出30万元,这对于他而言是一笔不菲的费用。但莫纯康认为这也是值得的,“以后这个地也有自己的份了,村里未开发的土地这么多,流潮的发展前景会不错的。”
    记者观察
    了解群众想法找到合适道路
    在里水,草场社区的案例实际上也是南海集体经济组织股权确认和分配的问题的一个缩影。
    翻阅南海集体经济股份合作制的历史,会发现早在1996年,当时的草场村就已经面临股权确权的问题,并首先实行“生不增,死不减”的股权固化模式。然而,随着经济组织内部人口的自然增减和人口流动的累积,“生人无股,死人有股”的情景出现在草场和南海各地农村,为处理这样的情况,股权固化事宜一度搁浅。这也导致了上文提及的人口增加100多,人均分征地补偿款减少20万元的局面。
    此番里水镇全面开展股权确权,类似草场社区这种“屡固不止”的现象也就将画上句号。而里水根据自身镇域特点划分片区的做法,对南海其他的镇街也具有参考作用,讲明股权确权内在的法律涵义、现实意义的过程,也是一场与南海基层农村风俗观念的对话。只有深入基层,直接与群众打交道,才能了解他们的想法,并找到畅通思维的合适道路。
    要一口吃掉一个大饼是不切实际的,像里水以实际风俗、经济发展情况分片推进,能够起到化整为零的作用。政府在节省行政成本的同时达到更高效的宣传发动,而基层社区推进起来也能够“抱团”互相参考,形成共识。
 
    文/珠江时报记者卢浩能刘永亮李华通讯员/李雅文、邓惠青图片由通讯员提供
分享到:
关注我们:
南海镇街 | 桂城 | 罗村 | 狮山 | 大沥 | 西樵 | 九江 | 里水 | 丹灶
粤ICP备09069970号-1 | Copyright 2012 Nanhai360.com ©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