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 > 时政经济 > 正文

从“以港为师”到“双向互补”佛港合作模式需创新升级

2015-11-05 09:49:46 南方日报 有

核心提示:30年前,费孝通将香港和珠三角的发展模式概括为“前店后厂新形式”。30年后,作为香港佛山社团总会主席,邓祐才呼吁佛港进一步升级合作模式。

  邓祐才是佛山市南海区联港皮革有限公司董事长,同时也担任香港佛山社团总会主席和香港南海同乡总会理事长。2012年,邓祐才被香港特区政府委任为太平绅士。
  “佛山与香港的互动有了很多新内涵。”10月28日,邓祐才在佛山市海外交流协会第三次会员大会现场说。30年前,费孝通将香港和珠三角的发展模式概括为“前店后厂新形式”。30年后,作为香港佛山社团总会主席,邓祐才呼吁佛港进一步升级合作模式。
  邓祐才是费孝通曾经研究过的早期从珠三角转移到香港,在九龙和新界涉足小型制造业群体中的一员。上世纪70年代末,从南海罗村的上柏村走出,在新界的皮革厂落脚,涉足制造业和转口贸易后,邓祐才带着港资和技术返乡办厂,从事来料加工。
  “衣锦还乡”、从事“三来一补”、拥有海外技术背景,邓祐才的创业故事只是上世纪佛山籍港商兴办实业的一个缩影。但是数十个社团头衔“加身”,让他比其他华侨更为频繁地往返于两地间,深入两岸商界考察探究融合之道。近日,邓祐才在接受南方日报专访时表示,香港与佛山的经济关系经历几十年变迁,逐渐由单向的输出变成互补关系。佛山塑造法治化营商环境吸引港资的同时,也可借助香港的金融平台,走向国际。
“单向输出”不复存在“双向互补”是新常态
  南方日报:是什么历史契机让你从佛山去香港定居,又从香港返回佛山办厂创业?初到香港,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邓祐才:1979年,我从南海去香港,帮忙管理我叔叔在新界的皮革厂。此前我在南海一直务农,我觉得南海人就是具有勤劳、节俭的基因。这种基因让我一头钻进叔叔的皮革厂,担起管理员和工人的双重角色,也因此积累了不少办厂经验。那一代赴港的佛山人经历大浪淘沙,唯有苦干才能出头。
  上世纪80年代初我在香港定居。当时恰逢改革开放初期,大陆的土地和劳动力价格比香港低很多,我利用这种成本优势在惠阳办了厂。我的家乡罗村是有名的皮革之乡,但我了解到罗村少有把皮革制成用品的工业,所以此后我又回南海办皮革制品厂。
  那个年代初到香港,印象最深的是切实感受到了很大的自由发挥空间。香港在营造灵活、自由的创业氛围和营商环境方面一直保持得很好。我知道佛山也在这方面努力,这是值得肯定的。
  南方日报: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以来,佛山一直“以港为师”,引进香港技术、资本来壮大自身产业。而这些年随着佛山经济的发展,据你的日常观察,佛山与香港的经济关系经历了什么变化?
  邓祐才:确实有变化。首先,佛山和香港的制度、起点均不同。虽然香港的工业底子是从大陆延伸过去的,但它开创了原料、市场两头在外的企业形式,加之香港是自由贸易港,因此香港经济先于大陆腾飞。那时香港与佛山间的资本流动是单向的,主要是香港流向佛山,香港是佛山的学习对象。但改革开放后的珠三角发展迅猛,佛山更是因发达的制造业成为中国工业城市样本。如今香港仍有值得借鉴的经验,但港佛之间更趋向于资本双向互补发展,各取所需。
  佛山的发展在“新常态”下很亮眼。如今面临经济下行压力,中国的经济增速逐年放缓。但佛山的经济仍保持着较高增长,而且是在保证高技术含量的前提下。这说明佛山的经济并非粗放型高速增长,足以体现其经济发展的坚挺。基于此,我认为佛山在经济合作方面将变得更为主动。而香港也应在新形势下加快融入珠三角。
与国际接轨建法治化营商环境
  南方日报:你本人是佛山市侨商投资企业协会首任会长。你认为这些年佛山的投资环境有哪些变化?你所在的社团在资本交流方面发挥了什么作用?
  邓祐才:我考察过很多地方,佛山的招商引资环境有独特的优势。主要是政府高效、文明,尤其南海。另外,佛山制造业发达,民间资本充裕,这是佛山招商引资的产业基础。佛山一直保持着制造业优势,如今政府十分注重培育诸如工业4.0、“互联网+”等新产业方向,给予一些政策扶持和优惠,也完善产业硬件环境,增加了新兴产业的集聚潜力和对资本的吸附力。
  我所在的侨商会主要是解决在佛港企的问题和困难,为他们提供与当地政府机构、其他企业对接的服务。我还担任香港佛山社团总会主席,也是南海同乡总会理事长。我经常组团回来参观、考察、访问。佛山是改革开放前沿阵地,有很多成功、先进的经验值得借鉴。我希望借助商协会这个交流平台,增进在港华侨对家乡的了解,促进港人在佛山置业、投资。
  南方日报:你对佛山进一步完善投资和营商环境有何建议?香港有何经验可借鉴?
  邓祐才:在投资和营商环境塑造上,政府要发挥主导作用。“新常态”下游戏规则变了,政府部门不能不作为,要制定更有弹性的政策,因地制宜做好服务和引导。政府效率会影响招商引资速度和市场运作。另外,要营造法治化营商环境,建立能与国际接轨的体制和行业规范。这点可以向香港学习,香港有着自由开放的营商环境和成熟的法治环境,企业投资注册、享受法律服务都十分便利。佛山要引入资本、人才,离不开体制机制环境的创新。当然,一些配套设施、文化等软环境的建设也很重要,佛山应朝着宜居城市迈进。
合作开拓大西南挖掘创新创业新空间
  南方日报:佛山正在建设粤港澳合作高端服务示范区,借此推动粤港合作。你认为如何才能更好实现佛山制造业与香港服务业的对接?
  邓祐才:佛山的制造业民间资本充裕,香港则是金融、物流等服务业发达。我认为佛山应该通过香港寻找一条释放资本潜力的金融通道。一方面,佛山企业利用香港这个融资平台上市,走出去。尤其香港是“一带一路”上的重要一环,它既是起点,也是个中转点,资源丰富。佛企可利用香港这个国际平台,开拓国际市场。
  另一方面,佛山依托广东金融高新区吸引香港的金融、服务企业,为佛企提供与资本市场对接的创新金融服务,更新佛企的金融与资本观念。这点佛山已经在做了,而且政府投入力度也很大。
  南方日报:粤港合作推动创新创业,空间广阔。你认为佛山应该如何释放这种空间,挖掘更多人才资源,以此推动双方产业的创新升级?
  邓祐才:佛山过去留住人才的政策并不少见,在这点上有先知先觉。佛山以前是工业城市,随着对环保、人文建设、全民素质提升等方面的重视,佛山的城市形象有一定的改善,但还需要给予外来人才更多的安全感。
  青年创业是未来佛山经济发展的重要动力之一。佛山正在建设专门的青年创业园区,我也多次组织华裔香港青年来佛山的三山新城、金融高新区交流访问,并发起和资助过香港青年的创业项目。佛山要充分发挥商协会作用,为两地企业家搭建创新创业交流资源平台,促进青年企业共同发展。我作为一些商会的会长,也会着力推动粤港青年在就业创业方面的对接,靠人才推动创新。
  此外,粤桂黔高铁经济带也是个契机。我本人也曾在2006年去广西投资办厂,接受西部政策辐射。大西南完全可以成为珠三角产业链、资金链、人才链的延伸。那里也蕴含着大量就业创业机会。
  当然,科研知识力量也是推动创新升级的动因。我在佛科院设立了基金,也曾经作为政协委员建议佛山打造自己的大学名片。如今佛科院正在建设一流理工院校,希望能为佛山的转型升级提供智力突破。
撰文:吴欣宁 统筹:王芃琹
分享到:
关注我们:
南海镇街 | 桂城 | 罗村 | 狮山 | 大沥 | 西樵 | 九江 | 里水 | 丹灶
粤ICP备09069970号-1 | Copyright 2012 Nanhai360.com ©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