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 > 镇街新闻 > 狮山 > 正文

广佛副中心:狮山的新定位大担当

2016-09-20 09:12:27 珠江时报

核心提示:佛山高新区,承载着引导佛山产业转型、引爆佛山产业革命的重要使命,既是“经济佛山”的火车头,又是“创新佛山”的动力引擎。

  珠江时报讯(记者/刘永亮)佛山高新区,承载着引导佛山产业转型、引爆佛山产业革命的重要使命,既是“经济佛山”的火车头,又是“创新佛山”的动力引擎。
    在“十三五”精彩开局、南海全面开启创新发展新征程的关键时刻,作为产业南海主阵地的佛山高新区,在今年的党代会上,提出要结合区委品牌南海的战略构想,打造广佛副中心的战略定位,着力建设全省智能制造中心、珠江西岸区域创新中心和广佛西翼城市副中心,从三个维度即产业中枢、创新引擎和城市典范来为品牌南海的建设提供支撑。
    什么是城市副中心?一个产业大镇为何在这个节点,提出如此高度的战略定位?它的底气何在?新的战略定位会给狮山带来什么样的变化?为深入聚焦狮山打造广佛副中心的战略定位,凝聚共识推动发展,由佛山高新区与珠江时报联合主办的《今日佛高区》专刊,从今日起正式推出。
    首期《今日佛高区》聚焦“广佛副中心”的战略定位,专访了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深圳分院总规划师罗彦,详解这一全新战略定位的机遇和底气。
    罗彦分析,如果从更高的视野来俯瞰广佛都市圈核心区,就会发现环绕广州的东部、北部、南部均已布局了几个城市副中心。“唯独在广佛都市圈核心区的西部,尚未布局城市副中心。”他表示,这对于狮山来说是一个很好的契机,也是一个很好的时间节点;而对于狮山自身来说,也的确具备成为“广佛副中心”的先机。

\
制图/康喆峰
 
  创新浪潮,奔流激荡。
    狮山,这个连续两年稳居全国百强镇第三、广东省之首的千亿大镇,新的梦想在这里再次迸发,激荡起创新发展的乐章!
    7月下旬,狮山召开第三次党代会,提出未来五年的发展目标——打造产城人融合的“广佛副中心”,着力建设全省智能制造中心、珠江西岸区域创新中心和广佛西翼城市副中心。
    狮山镇是佛山国家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的核心园区,也是广东省在国家新型城镇化试点中的唯一镇级“样本”。在粤桂黔合作加速、广佛同城深化的大视野下,“广佛副中心”的定位横空出世,一石激起千层浪。
    城市副中心的概念由来已久,实践颇多,但一个产业大镇,为何在这个节点,提出如此高度的战略定位?它的底气何在?新的战略定位会给狮山带来什么样的变化?从上世纪90年代就一直关注狮山发展,多次参与狮山城市规划制定的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深圳分院总规划师罗彦,日前接受珠江时报记者专访,详解狮山全新战略定位的机遇和底气。
    ●目前,广州、深圳都处在一个培养外围次级中心的阶段,如果狮山能抓住机会,以广佛副中心的定位来规划城市的未来发展,势必对城市品质面貌、城市产业的功能都有较大提升。
    ●尽管2014年佛高区在全国排名45,但长期受制于科技创新能力不足、从业人员结构不合理、企业自主创新动力不足、城市基础设施和配套不足等因素,要最终实现全国20强的目标,必须要有更高标准的发展规划。
    ●相对于禅桂中心区以及大沥、里水更多的是老城区或者建成区,狮山这座城市显得更年轻。年轻的城市有一个好处,就是相当于从一张白纸上去作画,我们可以尽可能提升作画的标准,这比老城区或者建成区进行改造拆建要容易得多。
    广佛都市圈西部需要一个城市副中心
    城市副中心,或者叫“次级城市中心”,是特大城市走向城市区域化和区域城市化的“网络化城市区域”发展过程中出现的新形式。
    从法国巴黎拉德芳斯区,到日本的新宿,再到上海徐家汇……事实上,城市副中心并不是一个新的概念,它在国内外早已有了实践。一方面是城市副中心与主城区优势互补、分工协作、相互支撑,在产业布局上,互为支撑,相互依赖;另一方面对周边地区具有一定的辐射力和带动力。
    “现在,广佛都市圈城镇化已经超过80%以上,无论是人口规模,城市功能,产业形态都达到了非常高的水平,中心城区更多是处于更新改造阶段,这种改造势必导致一部分城市功能与产业要往外迁移。”罗彦表示,广佛同城化作为珠三角一体化发展的标杆和龙头,如果站在珠三角建设世界级城市圈的目标来看,需要形成网络化多中心的城市布局。
    “也就是说,未来广佛都市圈会形成核心城区、副中心、节点小城市这样网络化多中心的城市布局,实现大中小城市的协同发展。”罗彦说。
    事实上,如果从更高的视野来俯瞰广佛都市圈核心区,即广州的老八区和佛山的禅桂中心区,你会发现,环绕广州的东部、北部、南部均已布局了三大城市副中心。在广州的东部,已经有了黄埔区的山水新城(黄埔区),南部则有南沙新区,北部则有花都空港经济区。
    “唯独在广佛都市圈核心区的西部,尚未布局城市副中心。”罗彦表示,这对于狮山来说是一个很好的契机,也是一个很好的时间节点,“目前,广州、深圳都处在一个培养外围次级副中心的阶段,如果狮山能抓住机会,以广佛副中心的定位来规划城市的未来发展,势必对城市品质面貌,城市产业的功能都有较大提升。因为更高的定位,势必要求城市有更高的规划起点、更高的建设标准、更国际化的城市环境、更完善的城市功能配套。”
 \
罗彦
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深圳分院总规划师
 
    广佛西线更需要一个产业强中心
    作为全国最早的53个国家级高新区之一,佛高区一直备受关注。2012年核心园区移师南海,进一步理顺“一区五园”的管理体制,佛高区迈入“二次创业”的征程。彼时,全市首次提出佛高区在3-5年进入全国20强的目标,在2013年全省高新区排名中,佛高区就从最后一名上升至全省第三,仅次于深圳和广州。
    2013年以后,全国高新区进入快速发展时期。但与此同时,全国高新区数量从2012年的90多个猛增至146个,排位之争愈见激烈。尽管2014年佛高区在全国排名45,但长期受制于科技创新能力不足、从业人员结构不合理、企业自主创新动力不足、城市基础设施和配套不足等因素,要最终实现全国20强的目标,必须要有更高标准的发展规划。
    与此同时,不断增加的战略平台也给狮山带来了新的发展优势。最近几年,佛山国家高新区、珠三角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粤桂黔高铁经济带合作试验区(广东园)、国家新型城镇化综合试点等重大战略平台相继落地,狮山的区位优势、产业优势、创新优势进一步凸显。
    按照经济学的路径依赖理论,一个地区一旦选定了一种发展路径,其发展的惯性力量会使最初的选择不断自我强化。因为随着发展规模的扩大,加上内部板块的跟进模仿效应、职能部门对路径的协调效应、人们对这种路径的适应性预期和既得利益的约束等因素,改变的难度也会持续增加。
    罗彦认为,如果按照这样的逻辑去审视狮山,要实现更大发展,必须突破现有格局和定位,以更高起点的战略定位来规划未来发展。
    “向东依托便捷的轨道交通,主动承接广州的辐射带动,实现人流、物流、资金流、技术流等各类要素的自由流动和优化配置;向西进一步拓展粤桂黔高铁经济带合作试验区(广东园)建设,打造泛珠三角区域合作平台、珠三角辐射大西南的‘前沿阵地’和大西南融入珠三角的‘桥头堡’。”佛山高新区管委会主任、南海区委副书记、狮山镇委书记刘涛根这样解读狮山未来的发展定位。
    除此之外,国家《十三五规划纲要》提出要建设珠三角世界级城市群,市委提出佛山要争当珠三角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主力军,区委也提出南海要着力建设广佛都市圈的新兴城市核心区。
    广佛肇轻轨建成,借助便捷的轨道交通,狮山与广州已形成半小时经济生活圈。而佛山西站建成后,广佛同城的重心也将沿着轨道交通由东向西移动,逐渐从广佛交界地区向腹地扩展。狮山必须全面对接广州产业、科技、人才、教育、医疗等方面的优质资源,主动接受广州的辐射带动。“广佛副中心”已是呼之欲出。
    狮山拥有成就“广佛副中心”的先机
    实际上,对于狮山自身来说,也的确具备成为“广佛副中心”的底气和条件。“从交通区位条件来说,它刚好处于珠三角面向大西南通道的重要节点上,佛山西站的建设,让狮山一下子成为广佛都市圈对接大西南的门户枢纽,再加上辖区内比较密布的高速、城际、地铁交通网,让狮山与广州的物理距离大大拉近。”罗彦说。
    制造业转型升级也给狮山的高起点发展带来了新的发展支撑。纵观全球,无论是美国启动“再工业化”、德国实施工业4.0,还是中国制造2025,不同的战略名称传递出同样的信息:制造业仍是各国关注的焦点。作为产业重镇和佛山高新区核心园区所在地,狮山是全区乃至全市先进制造业发展和创新创业的高地。全镇共有纳税五万元以上的企业7500多家;2015年,全镇实现地区生产总值约840亿元,同比增长8.5%;工业总产值约3200亿元,同比增长7.8%。
    创新驱动也给狮山带来了新的发展动能。目前集聚国家级孵化器4个、国家级众创空间4个、省级工程技术研究开发中心29家、高新技术企业118家。
    “产业规模庞大,创新性产业发展迅速,就意味着一个地区所承担的就业岗位的数量和城市人口素质层次,这是一个地区能否成为副中心的重要基础。”罗彦表示,相对于禅桂中心区以及大沥、里水更多的是老城区或者建成区,狮山这座城市显得更年轻。
    “年轻的城市有一个好处,就是有更多的想象空间,没有太多的束缚,好比在白纸上作画,我们可以尽可能提升作画的标准,这比老城区或者建成区进行改造拆建要容易得多。所以,这些年狮山不断推进高标准的城市建设,不断完善城市功能配套,宜居环境大大提升,探索出了一条产城人融合发展的独特路径。”罗彦说。
    珠三角新引擎价值崛起
    在罗彦看来,所谓的城市副中心实际上也是有不同分工的,“它更多是在广佛大都市圈中分工的角色不一样。”以南沙为例,他更多是自贸区对接粤港合作的核心载体;而坐拥中新广州知识城、广州科学城、广州国际生物岛三大创新平台的黄埔区,则是广州科技创新走廊的核心组成部分,创新科技产业是他发展的方向。
    罗彦认为,相比之下,狮山的最大优势在于它的产业基础、创新基础和教育基础,如果把狮山放在广佛都市圈来看,狮山能够在创新产业,包括产业的孵化,2.5产业的发展方面进行发力,加强创新发展,高标准建设创新园区、创新社区和创新城区,寻求自身的特色发展路径;同时,在国家新型城镇化方面探索新的路径,不断加强狮山中心区的建设水平,打造更加国际化的城市宜居环境,成为下一步佛山最国际化的地区,狮山新的战略目标定然可以实现。
    “在整个广佛都市圈中,狮山作为珠三角构建面向大西南的门户和重要枢纽,应该要有这种历史自觉,以更高起点谋划未来发展,成为生态宜人、创新产业发达,国际化水平高,智慧的现代化人文城区。”罗彦说。
    链接
    什么是“城市副中心”?
    城市副中心,或者叫“次级城市中心”,是特大城市走向城市区域化和区域城市化的“网络化城市区域”发展过程中出现的新形式。它是指大城市周边能够在局部代替城市主中心承担经济发展核心带动作用的价值节点,具有疏解或补充中心区的功能。
    从城市经济学的理论角度,城市副中心的建设有利于发挥城市的规模效应,是特大城市发展的必然趋势。其存在意义还在于疏解城市中心地区的人口和商业、商务功能,培育新的城市经济增长极,改善城市空间结构和环境,同时对周边区域有较大引领带动作用,也可看做“副中心城市”。
    “对于超大城市本身来说,副中心打造有一定的规律。城市发展到一定程度,打造副中心对一座城市的主城区来说,既是在空间上的呼应又是功能上的补充,分担着城市主城区扩充增长、带动周边发展的部分功能,是城市人口和生产要素向外扩散过程中形成的新契机。”罗彦表示,只有副中心级城市才能有效平衡超大城市的集聚效应和扩散效应。
    “当城市集聚效应远大于其扩散效应时,会吸引资金和人口过度流入,使城市中心区不断扩大,比如国内的武汉、成都,就处于集聚阶段。但是当城市的中心区扩散效益大于其集聚效益时,副中心级城市的建设能够通过分担超大城市的部分功能来吸引大量的人口、资本和技术,从而增强超大城市的辐射效应。”在罗彦看来,广州、深圳这样的珠三角城市群的核心城市就属于后者。
    策划/吴礼晖杨宝安文/珠江时报记者刘永亮李华
分享到:
关注我们:
南海镇街 | 桂城 | 罗村 | 狮山 | 大沥 | 西樵 | 九江 | 里水 | 丹灶
粤ICP备09069970号-1 | Copyright 2012 Nanhai360.com ©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