鏖战山火,南海救火英雄们坚守至最后一刻!

在扑救“12·5”高明凌云山森林火灾的战役中,南海各界共出动1500多人驰援,除了消防、公安、人武部等部门派出主要力量参与,还有菠萝义工队、佛山蓝天救援队等一批社会团体力量主动请缨。他们无畏驰援,情动佛山,展现了“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大局精神,为扑灭大火作出了贡献。

目前山火虽已被扑灭,但救火英雄们的故事仍在传颂。连日来,珠江时报记者回访救火的英雄们,记录下一个个感人的故事。

 公安民警罗树权 

在离危险最近的位置排查火患

在支援高明火灾扑救工作的那些日子,一张照片在佛山人的朋友圈刷屏。照片中,坐在车上的民警满脸疲倦,下拉的口罩早已从白色变成了灰色,挂在脖子上的花毛巾也略显脏乱。

连续奋战十余小时后,罗树权与同事轮班,在车上休息。(受访者供图)

这张照片中的民警正是南海公安分局巡警大队教导员罗树权,12月13日,他向珠江时报记者介绍了那张照片背后的故事。

走在距离危险最近的位置

12月7日晚10时许,罗树权接到一个电话,要求他立即集结警力赴高明山火救灾现场支援。挂电话后,他迅速组织200名警辅人员赶赴救灾一线,成为首批到达现场的南海民警。

在抵达高明荷城珠江村后,为确保警辅人员的安全,他们先在山下休整。次日清晨6时,简单吃过早餐后,他们出发上山进行地毯式排查。

“我们主要是对过火区域进行检查,排查复燃点,上级要求一定要科学灭火,所以我们的一举一动都非常谨慎。”罗树权表示,因为天气干燥,风向变化大,一个小火星都极易变成大火,稍有不慎就可能陷入危险境地,作为指挥人员,他必须敢于走在距离危险最近的地方,审时度势,做出正确的判断。

当日,罗树权率队清除至一处小溪旁,发现不远处的藤蔓丛中有白烟冒起,众人利用镰刀等工具斩断藤蔓开路,准备深入藤蔓丛进一步清查,因藤蔓密集,几人用了许久才开了几米路。

这时,罗树权发现不远处的烟雾越来越大,他立即靠前观察,发现该区域有复燃的可能。“那片区域的藤蔓丛面积比较大,我发现现场已经有火苗,一旦复燃非常危险,我立即让众人撤退。”他事后回忆说。

12月8日下午5时许,在连续奋战十余个小时后,罗树权与同事换班,他坐在车上休息,期间同事用手机定格下他脸上的疲惫。

和警辅人员打成一片

“党员民警必须发挥先锋模范作用,就像这次救援中,党员民警不冲锋在前,如何激发整体的战斗力?”作为巡警大队的教导员,罗树权特别重视巡警大队的党建工作和队伍管理工作。

罗树权是实干亲民型的民警。在日常工作中,罗树权会深入到警辅人员中去,和他们一起工作、学习和生活,定期和他们上街巡逻执勤,和他们打成一片。为了及时掌握大家的思想动态,他每个月还会和警辅人员谈心,了解他们的家庭情况以及工作以外的生活圈等。

巡警大队中有一位特警,综合素质优异,实力过人,初到不久就在市公安机关警体训练比武中大显身手。但该民警在加入巡警大队半年后,众人发现,他变得沉默寡言,工作热情骤降。

经特警中队指导员反映,罗树权多次找到这位民警谈心,发现他是因为家中陷入困境而愁眉不展,“大家都希望帮他渡过难关,各自想了办法,由我统筹为他解决,我也经常找他谈心,鼓励他。”罗树权告诉记者。

经过半年的心理调整,加之家中情况稳定,这位特警渐渐恢复了往昔的工作热情,还积极参加了2019年全市特警第二季度比武考核。

 治安队员何全成 

救火17小时双手留下“烙印”

这两天,一张医生救治救火伤员的图片刷爆了丹灶街坊的朋友圈。照片里,两名队员搭手用力撑直救火伤员受伤的左手,医生蹲坐着为其进行治疗,左手受伤的男子痛得咬紧牙关。为何这张照片疯传朋友圈?这背后有一个怎样的故事呢?

辗转4个山头奋战17小时

12月5日,一场山火吞噬着高明凌云山的树木。

12月7日晚11时许,丹灶派出所接到指挥中心的调度指令后,立刻组队赴高明区参加山火扑救工作,丹灶派出所治安联防战训队员何全成也报名参加了这次救援。

为了尽快将山火隐患消除,扑救队员和时间赛跑,辗转4个山头,连续作战17个小时。12月8日下午4时许,何全成在高明山火现场7号点扑灭山火后,拖着疲惫的身躯沿陡坡而下,不慎摔倒,左手条件反射撑地时受力过猛受伤。队员见状马上将其送到救护点,经现场医生检查后,初步诊断其左手手腕骨折受伤。

完成救火工作后,何全成在下山路上摔伤导致左手骨折,现场救护点医生为其治疗。(受访者供图)

这一幕定格在照片里,后被发到朋友圈,引发了很多人转发,有配文表示:为前方守护一方平安的消防人员、警治力量和志愿者点赞。

救火后双手布满裂痕

12月8日晚上8时,何全成转院到佛山市中医院住院治疗,经市中医院医生确诊为左桡骨远端粉碎性骨折。在何全成住院的第五天,记者前往看望,他的左手臂打上了石膏,双手指间残留着救火时留下的细长裂痕及夹杂在裂痕口子里的尘土,尤其是左手掌因伤异常红肿,每根手指都肿胀如大拇指般大小。这双遍布裂痕和尘土的双手,不是岁月的痕迹,而是在这场山火救援中留下的“烙印”,正诉说着他连续17个钟对战山火的故事。

何全成因左手受伤住院。特约通讯员/肖越群摄

谈及这双手的故事,何全成说,铲子、扫把便是灭火星的设备。何全成回忆说,12月8日上午8时开始从山底下沿陡坡而上,发现一处有复燃迹象的点,便用铲子铲土覆盖火星子,防止其遇风复燃。他说:“遇到明火处,用土灭火是不够的,我还把随身带的几瓶矿泉水用来灭火,没舍得喝。”

埋伏草丛3小时擒拿小偷

何全成今年49岁,是丹灶镇上沙治安队的一名队员,主要负责治安巡逻。治安工作10多年来,他跟民警搭档,追过“飞抢”逃犯,抓过小偷,还协调处理了不少邻里纠纷等。

从业不久后,他为厂企抓获小偷,给企业主挽回不少经济损失,收到了人生中的第一面锦旗。何全成回忆说,当时他在国家生态工业园区内负责巡逻工作,单位接到一铝材厂老板报案说丢失了一批铝材。于是,他跟着民警出发,立刻赶到该铝材厂开展巡查,发现该厂的围墙处有一个可容成人穿入的窟窿,估计是窃贼所为。

当晚他与5名同事埋伏在围墙外的草丛里,凌晨3点多,窃贼再次犯案,通过窟窿潜入工厂偷盗铝材,准备用车装走。正当窃贼得手准备出厂时,何全成在民警的带领下冲上前去,将对方包围。其中一个窃贼试图逃跑,何全成穷追不舍,最终将其抓获归案。

谈及10多年来治安巡逻的变化,何全成喜于现在的社区治安环境越来越好了。他说,比起10年前,近年来偷盗案、飞抢案等少了很多,尤其是装了不少监控后,他所在的沙滘村几乎没再发生偷盗事件。

 铿锵玫瑰张玉霞 

至今仍在山上排查遗留火种 为救援坚持到最后

在高明凌云山救援一线,她直接踩上两米高的刺藤跑上山扑火,脸部被烟灰染黑,她也毫不在意;在茂名信宜救援现场,她越过泥泞的山路,背着一百多斤重的老汉下山;五年来,她参加了500多场救援行动,留下了一个又一个感人的背影。

张玉霞仍留在山上排查遗留火种。(受访者供图)

她常说:“相信别人能做到的,我也能做到。”她,就是佛山菠萝救援队女队员张玉霞。

“女汉子”披荆斩棘经常冲在最前面

这次高明山火救援中,高明的干部群众都被一位经常冲在最前面的“女汉子”折服。

这次山火,荷城街道三台村火情比较严重,佛山菠萝救援队在这里坚守了几天几夜。要从凌云山比较险峻的区域上山,要么从两三米高的丛林中开道通过,要么就得用绳子吊着爬上悬崖峭壁。正常情况下,登上山顶要两个小时以上,而张玉霞只用了一个小时就冲上了山顶。

“山上被火烧过,环境变得复杂。我想快点上山扑火。眼前长满了超过两米长的刺藤,没有路,我就直接从刺藤上踩上去跑上山。有一晚,我卷起裤腿,看到自己腿上全是血,好多伤痕。”12月12日晚,张玉霞回忆说:“当时只想快点将火扑灭,当我忙着抢险的时候,就会忘了疼、忘了饥饿、忘了家人。”

佛山菠萝救援队队长王治勇说:“她的体能、她的速度是最快的,你不要看她是女性,上山开路都是她走在前面,她甚至可以背120斤的装备一分钟跑300米,像我这样超过160斤的人,她背着我也可以跑。”佛山菠萝救援队副队长何腾远也说:“在训练中她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男人能做的,我们女人也能做。’我觉得,她这种精神值得我们学习。”

五年时间,她参加了500多次抢险救援。一场一场的救援给张玉霞身上打下了不少“烙印”,而这次凌云山救援,张玉霞身上又添了多处伤痕。

与菠萝义工结缘当上专职救援队员

张玉霞今年35岁,老家在贵州铜仁。五官清秀的张玉霞并不是天生的“女汉子”。多年前,张玉霞的老公在菠萝物流公司当司机,后来菠萝物流公司成立了义工队,张玉霞的丈夫是最早加入菠萝救援队的义工。受丈夫影响,2012年,张玉

霞也加入了菠萝义工队,感到每天都过得非常充实。2014年,菠萝义工队转型做救援,她主动提出加入做专职救援队员。

“我从小就有当军人的梦想,可惜无法实现,但如果能成为一名专职救援队员,也能实现助人的理想。”得知救援队成立后,张玉霞第一时间进行了申请。但她的这一请求却让王治勇犯了难,因为他觉得救援工作都是苦力活,女性根本扛不下来。

就在王治勇左右为难之际,张玉霞提出先让她集中试训一个月,她说:“我一定证明,女性也可以从事救援工作。”在为期一个月的集训过程中,张玉霞和8名男同事铆上了劲。5公里长跑、匍匐前进、高空缓降……对于每一项训练内容,张玉霞总是来得最早、走得最晚,甚至训练结束后还会逼着自己“开小灶”。就这样,一个月的集训结束后,张玉霞的整体成绩已与男性队员相当。

“看到她这股狠劲,我服了。”王治勇表示,张玉霞就这样成为了当时队里唯一一名女性全职队员。

舍小家顾大家“女汉子”有泪不轻弹

作为妻子以及3个孩子的妈妈,张玉霞也有情绪崩溃的时候。

王治勇回忆说:“去年大年三十时,她偷偷流泪了。因为我们实行365天24小时值班待命制度,当天中午时我们吃饭找不到张玉霞,打她电话也没接。最后,我跑到她的出租屋找到她了。她当时坐在出租屋门口哭,她为自己的孩子过春节没妈妈陪伴而伤心。我听她这样说,眼泪就流出来了。包括这次到高明救援,前两天我劝她回去陪孩子,但她坚持说不回,一定要在这里坚持到最后。”

“说不想家,是不可能的,怎么说我都是3个孩子的母亲。”张玉霞有两个女儿一个儿子,最大的11岁,最小的9岁,孩子们都在读书,每天坐校车一趟要1个半小时。张玉霞特别感谢孩子的老师,老师经常在班上说起她参加救援的事,让孩子们感到很自豪,因此也都支持妈妈的工作。

“闲下来的时候,我会想他们,在一线奋斗时,就会忘了这些。”张玉霞说。

现在,凌云山山火已经全部扑灭,而张玉霞和队友还坚守在一线,排查一切可能遗留的火种,张玉霞说:“只有指挥部说可以撤,我们才会撤离。”

统筹/珠江时报记者 蓝志中

文/珠江时报记者 杨慧 金晓青 蓝志中 特约通讯员 肖越群 李健威 通讯员 陈思颖

来源:珠江时报 编辑:婷

分享到:

2019-12-14 10:13:46

我来说两句
0条评论
发表
评论不能为空!
最新评论
加载更多
该评论已关闭!

选择举报类型

营销广告
淫秽色情
恶意攻击谩骂
其他
提交
取消

实名认证

提醒您:

应国家法律要求,使用互联网服务需完成实名验证。为保障您账号的正常使用,请尽快完成手机验证,感谢您的理解和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