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山老师点燃盐源学子希望

f87175d5491040a4adeacac0310e813c.png

化学反应方程式这里加什么?”“两个水分子……”

在四川省凉山州盐源中学的高三(6)班,化学老师王汉彬话音刚落,班里的学生便大声回答,课堂氛围十分活跃。这种场景,放在佛山任何一所学校都不足为奇,但在凉山,却显得十分珍贵。

巍巍横断山,润盐古道长。位于川西南腹地的盐源,境内多山,若水茫茫,师资力量薄弱,学子求学之路异常艰辛。

佛山开展“组团式”教育帮扶,2018年在盐源中学设立1个“佛山班”(即现在的高三(6)班),选派佛山各区骨干教师,全面负责“佛山班”教育教学工作,点燃了大山深处孩子们的求学热情,让他们眼里有星河、心中有乡土。两年多来,这个“佛山班”历次考试成绩均居年级同层次班级前列。看到实效的盐源中学,在2019年又新增了1个“佛山班”。

一群老师的薪火相传

“把这个几何图形分开后,三个都是相等的,就像父母生了三个孩子,都是同等对待的……”别具一格的数学课,让“佛山班”学生杨阿江有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以前没有听过这样生动的数学课。老师讲得很形象,我们一下子就理解了。”

202429f3be624984a11ae512daf4a658.jpg

王汉彬老师在给同学们上课。 珠江时报记者/程虹摄

让教学方式发生改变的,是一群从佛山来的老师。

2018年,得知组建“佛山班”,三水区实验中学老师刘凯主动报名支教。从“佛山班”设立之初,他便负责该班的语文教学。由于教学方式轻松活泼,生活上也很照顾学生,学生送他外号“刘大爷”。为了陪“佛山班”学生高考,他两次主动申请延期。

“留下来主要有两个原因,除了政治站位外,还有情怀。”刘凯说,盐源中学的师生对佛山老师很尊重,这几年他与这里的师生相处融洽。

2019年,三水区华侨中学老师黄河来到盐源中学,担任“佛山班”班主任及数学老师。2020年,他像刘凯一样,主动申请延期,希望陪“佛山班”学生一同冲刺高考。

一年后,高明区第一中学老师杜丽兴也来到盐源中学,担任“佛山班”的物理老师。“我是主动报名的,过来支教就是想让自己的职业生涯更有意义。希望能发挥所长,调动他们自主学习的能力和兴趣。”

以学生为主体,让他们更加主动地学习,这是“佛山班”老师倡导的教学模式。因此,“佛山班”成立之初,就将56名学生分成7个学习小组。

这种新颖的学习形式也受到学生们的热烈欢迎。

“读初中时,遇到不懂的问题,要么自己解决,要么找老师,同学间很少互动。”“佛山班”学生何龙一说,“现在是小组合作,组内成员各有所长,不懂的问题不一定非得找老师,问小组同学就解决了。”何龙一认为,这种方式可以很好地调动大家学习的积极性,学习劲头更足,学习成绩也提高了。

在盐源中学校长林新明看来,“组团式”教育帮扶,就是佛山老师把佛山先进的教育理念带到凉山,在教育改革上起示范引领作用,“佛山老师讲课,本校老师都可以去听,课后交流,一定程度上能给本地老师的教学工作带来启发。”

要走出大山更要回归乡土

“佛山班”目前的6名支教老师还包括禅城实验高级中学的陈锦荣、南海区黄岐高级中学的王汉彬、顺德区第一中学的赖毓和。在他们的倾力栽培下,“佛山班”的成绩实现了质的突破。“离最好的班还是有一定距离,但在同等层次的班级中,‘佛山班’的成绩应该是名列前茅的。”林新明说。

黄河举了最近的一个数据佐证。“上学期,在成都市2021届高三毕业班摸底考试中,‘佛山班’56位同学中有41人过了成都市划定的‘本科线’,成绩非常不错。”黄河说:“我们的愿望是,尽最大的努力,让‘佛山班’所有学生都能上本科。”

卷面上的成绩只是短期目标。在黄河心里,还有另一个重要的考量。

“我觉得在教学中要倾入更多的人文关怀,以前教导学生,可能会让他们努力学习,考上一个理想的大学。但是,这个格局还不够。”黄河深有感触地说,“从佛山来的老师,都希望把先进的教学理念带过来,教书更育人。我希望学生们在学有所成之余,能够回到家乡,为家乡做贡献。”

在9月1日开学第一课上,黄河组织学生收看直播,学习抗疫英雄的先进事迹。“很多学生深受感触,都表示要刻苦学习,将来像这些前辈一样报效祖国。”黄河说。

来盐源中学一个月的杜丽兴,对此也深有感触。作为女老师,她自带“亲切感”,很快就和学生们打成一片。下课时,很多学生还会过来搂着她,问她广东的情况。

“我会教他们讲粤语,也会给他们讲广东现在的发展情况。”学生眼里闪耀的光芒,让她感受到了他们想要走出大山的强烈渴望。“这里很多学生,不要说去广东,可能成都都没有去过,有的学生离家最远地方就是学校所在的县城。”杜丽兴说。

埋下的种子已经在悄然发芽。

“佛山班”学生黄英的家离学校比较远,“我很少回家,从佛山来的老师们就像父母一样,陪伴我、鼓励我。”黄英说,自己最大的愿望就是努力读书,考上师范大学,毕业后回到家乡当老师,为家乡做贡献。“有机会我想去佛山看看,看一下这个温暖的城市,感谢那些帮助过我的人。”黄英说。

记者手记

扶教育之贫更要让教育扶贫

山的那边还是山。对于山里的孩子,一旦开了眼界,便想走出大山,然后呢?在采访中,我们听到了不一样的答案:“我想走出大山,但我更想在学有所成后,回到大山,建设自己的家乡。”

这种变化的背后,凸显了“组团式”教育帮扶的功效。2018年起,佛山利用先进的教育理念、管理模式、教学方式、教学手段在凉山州建立佛山普通高中教学示范点,通过点位突破、以点带面,辐射引领凉山州深度贫困县普通高中教育教学水平的提升,在盐源中学设立“佛山班”,在佛山选派骨干教师,以组团的方式全面负责“佛山班”的教育教学工作(包括班主任工作)。

高质量的教育扶贫是阻断贫困代际传递的重要途径。贫困家庭只要有一个孩子考上大学,毕业后就可能带动一个家庭脱贫。治贫先治愚,贫困地区和贫困家庭只要有了文化知识,发展就有了希望。

教书育人是春风化雨。在盐源,“组团式”教育帮扶让孩子们的理想从“走出大山”变成了“回归故里”。教育扶贫,就像一盏点亮了通向美好未来的路灯,让山里的孩子眼里有了对未来的光。他们坚信,只要努力奋斗,就能打破贫困局面,打开更广阔的天地。

文/佛山传媒集团融合报道组记者 程虹 黄碧云

来源:珠江时报 编辑:婷

分享到:

2020-10-09 09:11:55

我来说两句
0条评论
发表
评论不能为空!
最新评论
加载更多
该评论已关闭!

选择举报类型

营销广告
淫秽色情
恶意攻击谩骂
其他
提交
取消

实名认证

提醒您:

应国家法律要求,使用互联网服务需完成实名验证。为保障您账号的正常使用,请尽快完成手机验证,感谢您的理解和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