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沥青年城市管理工作者用青春本色为城市添彩

人生因劳动而美丽,青春由磨砺而出彩。在南海大沥,有一个群体默默把青春献给了城市。因为有了他们,大沥“六乱一占”乱象少了,工地扬尘投诉少了,夜间噪音也少了……也许你叫不出他们的名字,却知道他们身穿蓝色制服,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城管。

在“五一”劳动节和“五四”青年节来临之际,珠江时报记者采访了5名大沥青年城市管理工作者,听听他们寻常又不平凡的工作故事。

为查违建爬楼梯爬到膝盖软骨磨损

素有“中山九路”之称的黄岐,是最早实现广佛同城化的区域。频繁的商贸往来,让黄岐在上世纪90年代快速发展,一栋栋住宅如雨后春笋般涌现。然而,物业管理的发展速度却没能跟上住宅小区的建设速度,住宅小区违建行为普遍存在。

“黄岐南片的15个老旧小区,均存在历史违建问题。”负责这一片区的陈达熙说,一直以来,该片区违建投诉是全镇乃至全区之首,违建治理压力巨大。

陈达熙(大沥城管四中队违建组,从业5年)

正因如此,每每接到违建投诉,陈达熙都不敢怠慢,第一时间前往现场处理。由于违建多数出现在楼梯楼的楼顶,上下十几层楼对陈达熙来说是家常便饭。

有一次,他一个上午爬完5栋8层高的楼梯楼。“爬完之后,腿酸疼了两三天才缓过来。”陈达熙说,不少老旧小区顶楼和楼顶天台没有铺设楼梯,为保险起见,他都会自带折叠梯上楼。

爬了4年楼梯,陈达熙的膝盖有些抗不住了。去年7月,他上楼时膝盖的刺痛感越来越强烈,经医生检查发现,他存在软骨磨损、骨质增生等问题。“医生说我的骨龄已经四五十岁了,可我当时才26岁。”陈达熙坦言,从没想过当城管要爬这么多楼梯,这么“废膝盖”。

即便如此,陈达熙也没动过放弃的念头。如何做好工作又不“废膝盖”?陈达熙无意发 现,无人机查违在一些地方早有应用。于是,他自费买了一台无人机,开始了无人机查违的新尝试。

“有了无人机,查楼顶违建确实轻松多了,但也有行不通的时候。”陈达熙说,比如在接收信号不佳的区域,又或是周围遮挡物过多的区域,还是得扛着梯子上楼查。查违工作路漫漫,他愿意继续坚守岗位,为黄岐的城市管理奉献自己的力量。

从容面对误解练就处变不惊好心态

去年9月,荔湾与南海再牵手,共建广佛新城,两地以多点合作为突破,沿边界线推进荔湾-南海四个组团对接。其中,大坦沙-海北片区、滘口-黄岐片区重点推进生活深度同城,打造广佛商贸黄金走廊。

为进一步实现广佛两地深度融合、推进海北新城片区建设,大沥城管于今年初在海北片区设立五中队,负责该片区的城市管理工作,在这里,查违任务同样艰巨。

梁晓明(大沥城管五中队违建组,从业8年)

“劝导业主拆违的过程并不轻松。”梁晓明笑称,劝导业主自行拆违通常要经历3个阶段:首先是业主拒绝配合,抵触情绪强烈;接着是消极对待,拖延拆违进度;最后是被强制执行,配合部门拆除违建。

在这之中,梁晓明认为,最难攻克的是第一个阶段。“明明听到屋内发出施工的声音,可当事人就是不开门,我们也没办法。”更有脾气暴躁者,会直接开门辱骂或者轰赶城管。

“说实话,一开始被对方劈头盖面一顿骂,我心里也很窝火。”梁晓明说,不过最后还是理智战胜了情绪,等到当事人不再骂了,他再耐心告知其行为违反哪些法规、拒不整改将面临哪些处罚。

每当被骂到心生郁闷时,梁晓明就会在下班后到河边钓鱼。“钓鱼使我全神贯注,心中恢复宁静,之前的不愉快也就慢慢看开了。”经过七八年的磨炼,现在的他已经可以从容面对当事人,引导其从抵触到逐渐认识违规的危害甚至主动拆违。

让投诉双方“坐下来聊”巧妙化解矛盾

大沥城管一中队管辖范围均是老城区,因片区发展较早、城市规划相对滞后,出现了居民区、商业区犬牙交错的现象。随着城区营商氛围日渐浓厚,噪音扰民和油烟污染投诉逐渐增多。

“有一家酒吧,在今年一个月内被投诉了15次。”王瀚星说,一开始,执法人员主要以警告劝导的方式提醒当事人规范经营行为。随着投诉频率的增加,王瀚星和同事随即约谈酒吧经营者,试图找到根治噪音的办法。

经调查发现,窗户和消防通道是酒吧“走漏”噪音的重点区域。于是,王瀚星要求经营者制定一份与之相对应的整改方案。此外,他主动上网查找相关资料,确保整改效率落到实处。

王瀚星(大沥城管一中队执法二组,从业4年)

“酒吧在3月份提交整改方案,我仔细看了看,发现一些问题。”王瀚星说,比如未体现整改后分贝是否达标。最终,在王瀚星和同事的督促下,整改方案在4月1日敲定,改造施工提上日程,噪音扰民问题有望在6月得到改善。

在王瀚星看来,解决投诉的方法有很多种,“坐下来好好聊聊”就是其中之一。“很多投诉案件并不是大问题,只要双方肯坐下来好好沟通,很快就能找到解决方案。”王瀚星说,就像近期发生在园东南路的油烟污染投诉。

当时,投诉人认为档主烧制酱油的油烟污染影响到他的生活,档主则表示他安装了油烟处理装置且达到排放标准,无需整改。一时间,双方各执一词,互不相让。对此,王瀚星约好双方当事人,经过面对面交流,双方定下了档主烧制酱油时关好窗户的约定,投诉问题迎刃而解。

每天出入工地 脚下有泥心中有光

沥桂交界是大沥“三旧”改造的重点区域,该片区聚集着大量拆迁厂房和在建工地,随之而来的是工地扬尘问题。

目前,该片区违建组执法人员共有12人,同时监管12个拆迁厂房、2个在建工地。为更有效地开展工地扬尘污染防控防治工作,叶志贤坚持每天到工地上巡查一遍,发现问题及时督促施工方快速整改。

叶志贤(大沥城管二中队执法一组,从业18年)

“工地工人流动性大,每个施工环节对应不同的工人。也就是说,每天接受扬尘管理教育的对象是动态变化的。”叶志贤说,因此,只有反复做好宣传引导工作,才能最大限度避免扬尘污染。

即便如此,仍有少数工地为赶工期或其他原因违规作业导致扬尘污染。叶志贤会约谈当事人甚至对其立案处罚。上个月,一工地因夜间违规施工连续遭市民投诉,叶志贤迅速约谈工地负责人并敲定整改方案。

为检验工地是否按照要求完成整改,叶志贤当晚主动加班前往现场突击检查,发现工地仍存在违规行为。于是,他当即拍照取证再对其立案处理。此后,该工地再未因夜间违规施工遭市民投诉。 每天奔波在工地和单位之间,叶志贤的鞋头总是带着泥。“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他说,如果弄脏自己能给市民换回一个干净的生活环境,那也值了。

不厌其烦走访半年 劝服160间厂房加固建筑

除了违建查处、“六乱一占”整治等日常工作外,城市管理工作者偶尔也会接到一些不寻常的任务,比如协助完成高铁沿线厂房加固整治行动。

林子麟(大沥城管三中队副中队长,从业15年)

说起这项任务,林子麟感触颇深。“按照上级要求,我们要在6个月内,劝导近160间厂房的负责人自费对厂房加固处理。”林子麟说,加固费用动辄上千甚至过万,要征得厂房负责人理解配合绝非易事。

为此,在接到任务那一刻起,林子麟就不分日夜地干起来。在城管和社区工作人员的努力劝说之下,一小部分当事人答应进行加固处理,不过更多当事人拒绝配合。

“高铁沿线厂房加固与高铁运行安全息息相关,就算再困难也要想办法。”林子麟想,既然动员不了当事人,能否让他身边的人帮忙劝说。于是,他开始漫长的找人过程,“你认识唐某吗?“张某耀是不是你的老乡?”……

就这样,在林子麟不厌其烦的走访劝说下,此前拒绝配合的当事人渐渐认识到高铁沿线建筑加固的必要性和重要性,最终所有当事人在期限内完成整改并通过验收。

“没想到自己有这么大的能量,完成了这个看似不可能的任务。”林子麟说,这次不寻常的经历坚定了他的信念,让他对做好城市管理工作有了更大的信心。

文/珠江时报记者周钊泷通讯员严嘉杰图/珠江时报记者黄永程周钊泷

来源:珠江时报 编辑:婷

分享到:

2021-05-01 04:38:01

我来说两句
0条评论
发表
评论不能为空!
最新评论
加载更多
该评论已关闭!

选择举报类型

营销广告
淫秽色情
恶意攻击谩骂
其他
提交
取消

实名认证

提醒您:

应国家法律要求,使用互联网服务需完成实名验证。为保障您账号的正常使用,请尽快完成手机验证,感谢您的理解和支持!